资本主义的昨天,今天,明天(二) UUVN

来源:tianya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1-28 09:31
查看数0>

本文原标题:资本主义的昨天,今天,明天(二)

本网今日讯 (接上)跨过这个进化论的认识,可以继续看存在的因果关系。存在是一种天衣无缝的公平,就像恐龙时代那样,没有什么是为恐龙而存在的,一切是相对的,失去了平衡,它就会在运动中找回平衡,恐龙的毁灭,就是一个公平,它取得的多,最终它偿还的也要多,结果就是一个灭绝。  当然,对于灭绝,人们还没有认识到一个问题,人的主观概念是一个直线的逻辑,直线的逻辑,它就有一个点和线的关系,也就是线是由点而来的,这就是人们一直在主观顽固中所强调的依据。这个线是我们的逻辑,也就是我们对事物的认识确定。我们追溯这个事物的本质就要去找那个点,结果一直找不到这个点。这个问题,人类并不清楚。这个点永远找不到,因为它不是本质,它是主观概念确定的一个点,和点延伸出来的线,就是我们认为的存在,而本质中,它是无限循环的类似圆的运动,所以相对于主观概念所认识的点,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开始和结束。这个弯你绕不过来,你就会认为,没有开始和结束,那不违背了存在的最根本的天理吗,也就是创造的道理。其实你弄错了,那只是你的道理,不是万物创造的道理,你的主观概念逻辑是点和线的关系,本质的创造是立体的类似圆无限循环的逻辑,只是违背了你的主观逻辑。之所以难以理解,是你主观概念顽固的结果,想要理解太容易了,去认识并坚信,事物的存在没有绝对的开始和消失就行了,只能建立以主观概念习惯所确定相对的开始和结束。  在这要对你说,主观概念是怎样在智慧中建立新的主观概念的。人不可能重合“创造”的立体逻辑,主观概念相对于你的存在,它只能是点和线,那么我们怎么去认识本质,我们依靠的是智慧的方向,我们怎么能够在智慧的方向上建立新的认识?我们可以通过类似平行的点和线的逻辑来建立立体结构的逻辑,也就是用无数点和线的逻辑将它建立起来,形成一个立体结构的逻辑,你回顾一下人类的主观概念的经验知识,它就是这样一个结构。  你认识了没有绝对的开始和消失,就可以认识恐龙的没有绝对消失,恐龙在哪?我们现在的生物存在就有恐龙的影子。  就恐龙来说,它是万物的创造,也可以说是万物存在的道理在对立统一中所存在的一种意识,意识在支配中(对立统一)形成的运动,这种意识所支配的运动的表现,就是恐龙形的存在。恐龙的运动是不停止的,它是一个泛义的对立统一结果,也就是说意识支配运动,运动表现就是物的形的体现,物质形的体现在无限泛义运动中更广义的对立统一,也就是存在之间的相互关联,又不停地反映给意识(对立统一),意识在对立统一中又不停地再支配运动的继续,通俗地说,就是万物总的道理在运动中分出了小道理,小道理支配不同的运动存在运动着,相互间是关联的。在泛义对立统一中,运动无限可能的存在,运动的表现就是存在的形的体现,就是我们认识的无限万物的存在。  在理解这个问题上,你的主观概念会有一个点线静态的主观概念理解,现在你要记住一点,存在没有绝对的先后,可以以我们理解的概念认为,它是同时存在的,对立是同时对立的,这种理解不符合你的点线静态的直线逻辑,它就是本质的立体逻辑。以主观概念去理解,所确定的只能是相对存在,而不是绝对存在。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需要建立类似平行的立体结构逻辑去认识,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发挥你主观概念的所谓想像,你认为它就是这样存在的,就已经接近了立体结构逻辑了。  对本质的认识,有时就是这样简单,你不去做所谓你的思考了,智慧就摆在你面前,你做了所谓的你的思考,就和智慧擦肩而过,你就难以从原来的主观概念中走出来。你不要以为你能自我创造,创造是智慧带来的方向,遇见了智慧,你不跟着智慧走,用所谓的你的思考,让智慧跟着你走,将没有任何结果。因为你并不能创造,顶多是让你的主观概念所确定的认识,增加了一丝不一样的色彩,其本质并没有改变。回顾人类历史,也可以看到,人类的每一次进步,并不是由顽固的主观概念为代表的人来推动的,而恰恰是那些主观概念薄弱的人去推动的。就是因为那些以主观概念为根本创造的思考的人远离了智慧,而那些并没有那么多主观概念顽固的,却很容易地接受了智慧。智慧不是我们认为的学习得到的,它是一种坚信而获得的,我们称为美好想像力的东西,有了这个前提,才决定了你认识的方向。  在这,反复地强调,智慧的方向就是让你在认识中不断地得到体现,不去做那些你认为的是有必要的但却毫无意义的思考,它只能让你和智慧擦肩而过。  恐龙在意识支配中的运动体现,就是它在存在中和所有的存在相互关联, 在对立统一中,也可以认为是在公平的平衡中,它过度的取却少量的舍,这就让平衡失去了公平。公平是在运动中平衡的,在一个界面的静态,它是不平衡的,因为他是对立的,对立如果在运动中平衡了,那将失去对立统一原则,就失去了运动的根本力,它的平衡在于运动中,通俗地说,一个物质存在,可以说有一个取舍,这个取舍就是一种对立,取舍最终是平衡的,它可能在一个静态的界面是多的,但是它最终要在运动中平衡,取得越多,就要偿还,也就是舍得越多。恐龙的灭绝,就是取得太多,最终以舍己为平衡,取得是要以舍得来偿还的。  恐龙并没有绝对的消失,没有一种运动是绝对消失的,它在意识支配中,在泛义对立统一的关联中,意识支配在不重复的运动中,有一个类似性,但不是重复,所以你看到了一个物的存在,今天是这样,明天还是这样,它在逐渐地改变着,因为它遵循类似圆的不重合的运动轨迹。它在运动中和所有的运动轨迹相互关联影响,每一种运动既要做到自己的类似圆不重合,也要保证所有的运动轨迹不相互重合相交,它是通过什么完成的?它是所有的运动在运动中意识支配的相互反映,回到总的道理中,总的道理在对立统一中支配所有的意识,做出正确的方向。在一定距离中,类似性运动就会出现差异性运动,这样恐龙的出现,有一个相对开始的意识支配所决定的运动表现,逐渐围绕着类似性原则走向了一个完善,当完善到高度类似的时候,它自身运动要回归一个点线的运动方向,这违背了物质存在运动的根本原则的不重合的要求,同时它在高度类似中已经开始对其它物起到了取多舍少,在这种泛义对立统一中,总的道理在对立统一中,就会对它的运动做一个差异性运动调整,以保证运动的继续,这时,恐龙就开始走向人们认为的绝对消失。  这就像人的一生,有一个相对的点的开始,走向一个完善,再走向一个衰退,最终他还要回归到一个相对的起点,就消失了,但是这个消失,是相对消失,运动不可能因为这个表现的差异性(消失)而停止。这个表现的消失,正是万物存在的运动永恒的保证,它没有消失,它是在差异性运动中走向相对新的运动的开始。理解这个问题,你必须建立一个没有绝对开始和绝对结束的概念,你必须认识到物质存在是意识在对立统一中支配运动的运动表现,它是一个概括体,也就是一个整体,你不能将它绝对分开来看。你去坚信“物质存在的运动是类似圆的运动,这世上根本不存在主观概念中认为的绝对意义的直线”,这样,你就可以认识到,物质的存在,它从相对的起点回到了相对的起点,我们认为的结束。但这是一个不重合的相对的类似的起点,它不是均衡的,它是根据所有运动来调节的,也就是或大或小。回到类似的起点,它不是停止的意思,它是又一个类似的起点,继续运动,所以恐龙没有绝对的消失,人的一生也没有绝对的消失,它只是运动在类似性原则中的表现,经过差异性调整的结果。  但人们会追溯一个问题,恐龙没有消失,它到哪去了?它就在地球上,可能在我们身上,在任何物中。意识相对决定了运动,在泛义对立统一运动中,无限意识的存在所支配运动表现的结果,就是我们主观概念确定的万物的存在。通俗地说,就是人的意识相对开始,它以这个意识为核心进行了类似性运动,相对的不同的物会在类似中围绕着这个类似核心运动起来,走到高度类似,它就是恐龙的体现,所以现在的科学,人们也了解了恐龙的构成在万物之中存在着。它高度类似,走向了运动惰性,这时就由差异性运动来调整,意识支配就由一个类似核心的聚,改变到一个类似核心的散,这样恐龙的构成又从哪里来到回哪里去,跟着其它的物做类似性运动。虽然恐龙运动的表现消失了,但它的意识支配和运动所表现的物的存在并没有消失,同样在围绕着其它运动继续,而且要经过很长的时间,它还会有一个类似回归。  这个问题怎么理解?物质存在的运动,它有相对的小循环,同时它在泛义对立统一中有一个大循环,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建立立体结构逻辑的原因。它是一个泛义的对立统一运动,小的循环就是一个恐龙的生命周期,再大的循环就是一个恐龙时代的生命周期,更大的循环就是一个恐龙时代的再时代的相对存在。  所以,你要认识到恐龙没有绝对的消失,它只是运动表现的差异性原则的结果,运动是无限永恒继续下去的。恐龙的意识支配在继续运动中可以认为,奠定了我们现在这个生物时代,这个生物时代它有着意识不重合的结果,这样,这个时代的生物就存在了更为广泛的多样性来平衡公平,而避免了相对单一生物存在的这种取舍的不平衡。  理解这些问题,如果你不获取智慧,很难理解,不要说,你有很高的学历,即便是把所有人类主观概念所确定下来的经验知识都复制到你的概念中,也无法解决这些问题,它必须是一切经验知识之外的美好想像力来解决。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在智慧面前,不要有你的思考,相信,智慧你就获得,不相信,你就和智慧擦肩而过,这一点你必须要坚信。一切经验知识,它不是智慧,智慧是一切经验知识之外的,经验知识是智慧带来的,而智慧绝对不是由经验知识带来的。经验知识只是接受智慧,是对立统一中的对立的一面,它是从万物总的道理中来的。  理解这个问题,还要建立一个直线类似平行的逻辑认识,在这不做详解,只做一个概括,你要是相信,就不需要解释,你要是不相信,解释你也不相信。(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