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装的药:(001)介之推不言禄 FVZX

来源:tianya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1-27 16:50
查看数0>

本文原标题:葫芦装的药:(001)介之推不言禄

本网今日讯 介之推的功劳主要是“割股奉君”。这事要从“骊姬之乱”简单说起。  晋献公得到骊姬后,对其姐妹十分宠爱,于是有了废太子申生立奚齐之心。骊姬听说,假惺惺哭着说:“太子被立,诸侯都已知道,百姓都拥护他,怎么能因我这贱人的原因而废掉嫡子去立庶子?您一定要那样,我就去自杀。”晋献公感动得老泪纵横。  后来,高祖刘邦想立刘如意废太子刘盈,大臣们就是拿这个故事做反面教材的,当然,高祖也没把它当回事。  一日,骊姬对太子申生说,晋献公曾梦见他的母亲齐姜,让他速去曲沃祭祀一番。这种祭祀,一定要把祭祀用的胙肉献给国君的。骊姬暗中派人在胙肉中放了毒药。过了两天,晋献公打猎回来,厨师将胙肉奉给晋献公。晋献公要吃,骊姬从旁边阻止,把胙肉给狗吃,狗死了;给宫中厮役尝,厮役死了。骊姬在这般情况下继续上演她拿手的苦情戏,晋献公大怒,太子申生在新城曲沃自杀。  太子申生死后,重耳、夷吾到朝中去,骊姬向晋献公诽谤说:“申生在胙肉中放毒,两位公子都知道此事。”两位公子听到这消息拔腿就跑,重耳逃到蒲邑,夷吾逃到屈邑。  重耳这一流亡就是十九年,这么长时间,随从基本都跑了,留下来的五人中就有介之推(姓介名推,又做介子推),介之推出身没有记载,估计小伙子心眼比较耿直,立志做个好侍从,当然也不排除看上重耳这个政治资源的。  重耳从卫国逃往齐国,途中无食物可吃,一说随身物资被头须偷走了,只好吃野菜充饥。春秋时期的烹饪水平着实不能恭维,重耳估计不是吃不下野菜,而是没东西吃。介之推便割下自己大腿上的一块肉,煮成汤端给重耳喝,说是麻雀汤。这个就有点不靠谱了,麻雀肉多粗呀,骗人也不用点心。  待重耳回国,封赏随从,唯独忘了介之推。  介之推开始的反应是存有怨气的,他认为晋文公得到现在的位子,并不是他们这些随从的功劳,是上天所赐——“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下义其罪,上赏其奸。上下相蒙,难与处矣。”他认为受封的那几个人是“贪功”。  他母亲便劝他:“要不咱也去要个赏赐?”  介之推便道,说出去话,泼出去的水,咱不能做这种事了!感觉有点后悔他老娘没拦着他。  他母亲再次劝道:“要不,咱好歹告诉一下晋文公。”  “言,身之文也。身将隐,焉用文之?是求显也。”介之推已然存有归隐之心了,所以说既然打算隐居,还说这些话干什么呢?  于是,和老娘隐居,卒。  寒食节:作者,你给我滚出来,介之推都卒了,和我有神马关系!  清明乃春祭大典,本来也和介之推没什么关系,后来融合了寒食的习俗,便有关系了。西汉《新序》记载,介之推归隐绵山,消息就传到晋文公耳朵里了,附带了一首诗,说是介之推自己写的:“有龙于飞,周遍天下。五蛇从之,为之丞辅。龙反其乡,得其处所。四蛇从之,得其露雨。一蛇羞之,桥死于中野,悬书公门,而伏于山下。”晋文公羞愧,想请介之推出山,介之推不干,于是放火烧山,想逼出介之推,结果没成功。  后来,进山搜寻,发现介之推抱着一棵柳树被烧死了。于是,百姓为了纪念介之推,一个月不生火做热食。清明前后,恰是春暖还寒,一个月不是热食,人哪里吃得消,所以《后汉书》有记载“岁多死者”,“非贤者之意”,后来便禁火三日。  还有传言,晋文公将一段烧焦的柳木,带回宫中做了一双木屐,每天望着它叹道:“悲哉足下。”这便是“足下”一词的由来。  一说寒食风俗源于“改火”,因为祖先在这个时间需要将旧火熄灭,重新生火,只能食用冷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