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的苦衷向谁说? BJVL

来源:tianya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1-27 09:43
查看数0>

本文原标题:80后的苦衷向谁说?

本网今日讯 我叫罗伟,湖北省麻城市人,现年37岁,是上海刚隽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地址:浦东新区祝桥镇祝西村1674号)电气工程师。  2019年7月26日中午11:30在公司饭堂吃饭,吃饭时我打算拿汤勺去挖酱菜,被同事姚忠(上海人,年龄50岁左右,公司司机,黑社会人员。)用手拦着,问我想干什么,我说:舀菜啊!他说:你脑子有问题,不知道会串味啊?我说:是,我脑子有问题。他又说:脑子不好使,多学一学,今天我就要教你怎么做人!我没有理会他,继续吃饭。  饭后,我到李强办公室门口,推开门站在门口 ,李强坐在他自己办公桌前,呼小斌坐侧面,姚忠坐李强办公桌对面。我对姚忠说:姚师傅,叫你姚师傅是尊重你!我想问一下,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还是怎么的,你怎么老是针对我?他说:小罗,你什么意思?我说:我就是问问我哪里做的不对,我改还不行吗?他立马站起,快步过来用手掐住我下巴。我说:你干嘛,我推开了他的手。他把我推我出房间,我前他后,他故意一脚把我鞋子踩脱了,我弯身扒鞋,一看是他踩的。等我起身时,姚忠就一拳挥向我,打到我的嘴右边,把我嘴内打伤。然后他又跑到院子里,拿着钢筋跑来打我,被李强拦着,但他任然多次不断的挥向打我,我不断往后躲 。后来李强叫我上办公室去,他拦着姚忠,在我上楼梯时,姚忠骂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回到二楼客厅工程师的办公室,此时同事龚建、王万芳、杨鹏、曾国华都在办公室,开始做自己的工作。突然,门被拉开,一声:“小罗”。我回头,只见姚忠挥拳过来,打到我右眼上,并用钢筋不停的打我。此时脑袋被他打蒙了,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眼睛、鼻子、鼻梁被打的鲜血直流。我想用右手去摸摸我的右眼是否看得见,发现右半身及手臂失去了知觉,我都无法支配自己身体。姚忠继续挥拳打我的左眼,我用左手臂护眼睛和头部。姚忠知道我右眼睛被打瞎了,将同事龚建的水杯里的开水倒我右脚上,然后把杯子摔粹在我右脚边,并用钢筋将我打到在地,继续用钢筋打我的左脚,痛得我惨叫,这时我用双手撑住身子,因为右膝盖下面就是破粹的玻璃片,姚忠将我往下按,使我的右膝盖被玻璃片割的流血,随后我疼晕过去了!  清醒时,我全身疼得发抖,我抖抖爬起来,李强此时赶上二楼,叫呼小斌赶紧带我去医院,让他把我抬走,我不肯走。12:07分我坚持用发抖的左手非常费劲的拨打了110报警求救电话。  打完110后,李强说电话也打了,赶紧去医院吧,命令呼小斌送我去医院,并在我下楼梯时,李强命令人赶紧把现场打扫了。我被搀扶着上了公司的车,当车快出村口时,接到110的电话,问我现在的具体位置,我说到村口了,同事说送我去医院,110说不行,必须等办案警察(浦东新区祝桥镇派出所)到现场后才能去。我请求同事马上开车回去,他将车开回公司门口时,外面下着雨,同事让我就在车里等,我看见李强正在赶紧将货物什么东西的往公司面包车上装,当警车警铃响起并到公司门口时,李强马上将车子倒出院,我站车后挥手不让车走,李强命令呼小斌将我拉开并强行将车开走,此时,警察才下车。我带警察进院里,民警问我打我的人呢,此时公司文员廖春兰站在门口,我问她,她说已经坐刚才的车走了吧!民警问我怎么不早说,我说我也不知道他在车里啊!于是,我给李强打电话,说民警让他马上回来,他说要急着送货,晚点行不,我说不行,必须马上回来。突然姚忠出现在客厅,我看到他后,我告诉民警:就是他,赶紧把他抓起来!民警问我是否确认是他打的我,我说确认。民警上前询问他,是否是他把我打伤的,他承认是他打的。民警随后问姚忠,你有没有受伤,需要就医吗?他说不用!然后民警让他出示身份证登记。我要求民警跟我到事发现场二楼办公室时,地上的玻璃啐片以及我被打的满地的血已被李强命名他人清理得干干净净,地也被拖干净。我问:谁把现场都清理了?没有人回答。辅警问:你们都能作证的,都看见了是吧?龚建说:我还有王万芳、杨鹏都看见,警察接着问你们都可以作证吧?三个人只要二个人就可以了。警察问王万芳,你能说一下事情的经过吗?他回答:就是罗伟他们自己口述的那样。然后,警察要求我出示身份证,我瘸着脚爬到三楼拿了身份证给他登记,此时李强回来刚好进入客厅,民警也要求他的进行身份证登记,并说:这是你公司是吧,那就不做处理了。我说:不行!为什么不把他带走?民警说:必须先给我验伤,才能处理。让带我去祝桥派出所验伤,随即同事带我到祝桥派出所,警察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被人打伤了,来验伤的,结果递给我一张验伤单,说这里验不了,让去浦东医院验伤并盖章!  验伤结果:1.右眼眶内骨折,视网膜出血,眼球凹陷,暂时性失明。2、鼻梁软组织损伤3.口腔损伤4.左腿趾骨骨折5.右腿膝盖划伤  我来到浦东医院做完检查按照吩咐将伤情汇报给出警民警时,他问我:怎么腿还骨折了,为什么不早说?我说:我之前就跟你们说了我的腿也疼,走路时你也看到一瘸一瘸的!我问他什么时候抓人?他说,我知道了,回头对你录口供才可以。  7月28日我再次拨打110要求来录口供并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民警以周末不出警,只有值班人员拒绝。至7月30日案发已经5天都过去了,仍然没录我的口供,行凶者没被拘留等。  7月31日我老婆及我弟去到上海市浦东新区分局信访办进行上访,浦东新区分局祝桥镇派出所桃警官于次日来到医院对我进行录口供。录完口供后告诉我们,出院后联系他带我们去做伤情鉴定。   8月9日区公安局打电话回访,问我们这个案件是否已经处理好?我告诉他:“我目前还没出院,桃警官已来医院录了口供,并告诉我们等出院后联系他,会带我去做伤情鉴定”。回访告诉我这个案件不管渝期与不渝期桃警官都会全权帮我们处理。  我于8月12日骨折手术后进行拆线,并于当日上午电话联系祝桥镇派出所桃警官,咨询何时可以做伤情鉴定及程序如何办理。祝桥镇派出所接到电话告诉我们:桃警官在开会,等一下回我电话。桃警官回电话告知案件移交其他同事处理。随后我老婆于当日上午十点四十分到达祝桥镇派出所咨询如何进行伤情鉴定,祝桥镇派出所警察以在开会和在外出警为理由,让下午或改日再来。半小后值班民警告知我老婆胡警官出警已回派出所,马上过来找她。之后胡警官带她去了自己的办公室,我老婆询问什么时候能带我去做伤情鉴定,胡警官并未直面回复,而是提到让我们双方和解,当我老婆再次追问伤情鉴定时,回答办理出院手续后提前打电话联系他,到时他亲自带我们去做鉴定。  在我住院期间胡警官曾打电话给我,说对方也受伤住院(其实并未受伤住院),要求我进行和解。  8月13日,办理完出院手续,10点45分给胡警官打电话,胡警官说他今天先把鉴定委托书写好,下午给我回电话,明天带我去做鉴定。晚上十一点多,电话通知我明天没有时间,去不了。  8月14日,我们从上海浦东医院打车到上海浦东新区纪委信访办,因为只有每周三09:00-11:00,这个时间段接受上访,所以上访的人很多。我老婆推着轮椅带着我进去排队上访,我们受到了纪委的接见,但他们建议我们去旁边的区公安局信访办去上访,并接受了我的案件诉状,表示他们也会帮我们转一下,希望尽快处理了。下午,我们按照纪委的建议来到区公安局信访办,等到14:00上班了,在大厅接见我们的警官还是当时我老婆来上访要求对我进行录案件口供的袁警官,我请求警察带我去做伤情鉴定,他告诉我会很快给我答复。我们出了信访办办公室,在他们院子里一直等到他们下班,始终没有收到民警带我去做鉴定的电话。  8月15日 ,我们一早就起来再次赶区公安局信访办,想起这么多天来,自己只不过想让恶人受到法律的制裁,还我一个公道。刚做完脚骨折的手术,行动不便,还要到处奔波上访,腿都肿了,如此不顺,如此苦难,我坐着轮椅将信访办车辆入口的车辆堵了,并举牌要求见领导,立刻,我被四五个保安“请进信访办”,说领导今天都在内面。今天是星期四,不知道是个特别的日子,确实有好多人上访,而且跟纪委一样,要等着保安喊才能进到内面的小房间会见,等许久终于等到叫我们进去了,警官告诉我们会将我的诉求转达到祝桥派局所。出来后,我们又联系胡警官,问他明天是否能带我做伤情鉴定,他说明天再看。  8月16日 ,我们很早就起来,从区公安局信访办那边打车到祝桥派局所,然后打电话给胡警官,告诉他我们已经在派局所接待室等他,他说他要打印好鉴定申请并领导签字,我们等了大约50分钟,胡警官开着警车在门口带我们去做鉴定,到了鉴定所,胡警官移交了所有资料,鉴定所要我们补手术记录及拍摄的X光片原文件,回去时,我们让胡警官帮忙把我们带到浦东医院一下,去那里拿鉴定所要的资料。  8月26日 ,胡警官电话通知我们鉴定结果出来了,鉴定为轻伤。  8月29日 ,我到祝桥派局所拿到伤情鉴定报告,去公司取了些重要的行李,居然碰到把我打伤的姚忠还在公司坦然的上着班。  在我住院时,公司经理李强看望我时:怪我不该报警,不该把事情搞大了,还建议我不要做趾骨钢钉固定的手术。由于我未按照公司要求,内部消化此事而选择报警,9月9日 ,公司以一纸文件,以打架和旷工超30天,将我开除。   事情是姚忠的女婿在上海延锋汽车装饰有限公司总部工作。上海刚隽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上海延锋的供应商,并且要通过姚忠的女婿才能拿到项目,两者之间存在利益输送。上海刚隽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包庇并帮助犯罪嫌疑人销毁现场证据,袒护纵容行凶!  姚忠黑社会性质人员,手段残忍、目无王法、故意伤害他人,将对方眼睛打瞎后继续残忍施暴,罪恶深重!  我在医院进行了三个小时的手术,六个小时禁食。家里上有两个老人,下有两个小孩,其中一个还未满一岁。  我报案已经2个月了,民警所谓的伤情鉴定报告出来后才可以将犯罪者逮捕等待法律的严惩,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我多次拨打区公安局信访办和12345电话询问案情进展情况及为何还不将犯罪嫌疑人刑拘,放任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 始终没有一个结果,真不知道这世界还有公平吗?  9月23日,我和我弟分别向上海市扫黑除恶办公室和上海市公安局、纪委投诉举报,9月29日收到祝桥派局所王所长电话,说他们跟刑队一起碰了一下,姚忠的犯罪证据收集的差不多了, 预计10月8日—9日逮捕他,到时也会通知我。  10月9日收到祝桥王所长电话,告知姚忠已经被批捕。  10月11日,我由于脑部受到重创,再次出现跟医院一样头晕的情况,在输液打针。收到祝桥派局所一位警察的电话,询问我鉴定为轻伤,趾骨骨折是否为打人者姚忠所伤,我说是。他说据他所了解有多个证词说是你当时自己摔了一跤造成的,我说是姚忠打的。他说我们就算报上去,检察院也不一定会批,到时候还是有可能会打回来,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我就是告诉你一声。  10月28日我联系祝桥王所长询问案情进展,他说还在刑队这边审核,我问多久才能递交检察院,他说从姚忠被抓算起一个月的时间期限,我说如果需要我提供相关证据请告知我一声,他说可以,如果案情有进展他们会通知我的。  11月11日我再次联系祝桥王所长询问案情进展,他说10月底时,检察院认为我身上有三处伤,所以无法证明脚趾骨骨折这处轻伤是由姚忠造成的,证据不足,不予以批捕,将其释放,现在处于取保候审阶段。我问为什么没通知我,上次已经跟你说好了我可以提供证据的,他说忘了。  11月18日我从湖北老家戳着拐杖来到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要求了解我的案件为何证据不足。检察院帮我查询到的结果是:我的案件根本没到检察院,如果检察院接到移交上去的我的案件,会第一时间寄一个信封通知我的,包括案件退回也会通知的,案件现在还在公安机关。奇怪的是我没有收到信封,及任何相关的信息。于是,我去区公安局信访办了解我的案情,系统查到犯罪嫌疑人拘留37天,无法查到取保候审。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系统上作假?我电话咨询此事,告诉我说派出所拘留不能超过24小时。信访办问我拿到立案文书没有?我说祝桥派出所民警跟我说没有,他说这个必须有的,而且必须给你一份的,我说我多次向他们要,都说没有,他们不给怎么办呢?他说我会通知他们给你的。如果不是我从老家赶到上海,所有的一切感觉都蒙在骨子里,那到底有没有立案、人有没有抓?拘留了多久?谁给取保候审的权利?  希望大家伸出正义之手,帮帮我,难道没有王法与天理吗?难道我们贫穷的弱势群体就要被宰割嘛?秉公执法在哪里?扫黑除恶、扬善惩恶在哪里?肯请法制的上海还我一个公道!  受害者:罗伟  联系方式:15021720758  2019年1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