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挖滥采,既是社会毒瘤,也是安全生产的重大隐患,与当前全社会提倡的安全发展、和谐发....">

忻州市宁武县阳方口:私挖滥采屡禁不止政府通告成虚设 cefnkbmp

来源:blog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2-04 17:43
查看数0>

政府通告成虚设" />

  私挖滥采,既是社会毒瘤,也是安全生产的重大隐患,与当前全社会提倡的安全发展、和谐发展的要求背道而驰。私挖滥采不仅侵害矿产资源国家所有权,还破坏环境,给社会带来极大的危害。一些地方被私挖滥采后,千疮百孔、满目疮痍,造成许多农村水源枯竭和土壤严重污染,排出的大量矸石严重影响了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从安全上来讲,私挖滥采是安全生产的大敌。多年来一些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政府部门更是将打击私挖滥采作为一种常态监管,重拳出击、铁腕整治。而各级政府为形成一种长效机制也相应制定了各种相关惩处办法及举报奖励制度。

  但是时至今日,位于山西省宁武县的阳方口镇私挖滥采依然存在,更甚至于在政府发现之后依然我行我素照挖不止。

  近日记者跟随知情人前往山西宁武县一探究竟。

  记者不断接到山西省宁武县阳方口镇村民的反映,反映在阳方口镇长方山一带经常有大型机械盗取国家资源,村民在举报中称,多次向乡政府及职能部门举报,也没能引起当地政府重视,反而私挖滥采之风愈演愈烈。

  21日,举报人反映,声称当日晚上阳方口镇长方山贾家堡村附近有大型机械在山上盗采铝矿,并通过30多辆四桥车将盗取的铝矿石运送到了大运路南庄村一非法储煤场。

  22日晚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来到位于阳方口镇位于大运路南庄村附近上山路口处等待,知情人在联系后告诉记者。阳方口镇长方山一带经常有大型机械盗取国家资源,也有村民多次举报,但却收效甚微,未能引起当地政府重视,反而私挖滥采之风愈演愈烈。今天夜里将继续老百姓俗称的“下料”,不过估计因为有人反映,所以通知运输车辆改变了车辆的行车路线,改为上时由另外一条更隐蔽无人关注的道路,这样下“下料”时已是后半夜也就不怎么引人注意了。

  23日凌晨,就在记者准备上山一探究竟时。知情人接到的一个电话让记者,暂时停留下来,原来山上正在干活的机械和运输的车辆,因为有监管人员检查,所以临时停了下来,而挖山的老板正在和相关人员沟通处理。记者不禁疑惑,监管部门处理私挖滥采还能“沟通”?知情人隐晦的表示,现在管的这么严没有关系和实力,谁敢上去挖,谁上来管也得打点些。真的如知情人讲的这样吗?记者在山下等待着!

  凌晨3时左右,不知监管部门是否和挖山人员“沟通”好,总之记者看到装满铝块的大车,开始从山上源源不断的驶下。记者也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迎着运输车队向山顶而上。

  随后在位于贾家堡村附近的一处在山顶发现私挖滥采点,在现场记者看到一台挖掘机正在对山体进行着吞噬,不时有大型车辆停靠在旁边,等待机械将挖好的铝矿装到车上,周围山体支离破碎,植被被毁坏殆尽,山林变得千疮百孔、不堪入目,俨然成了一个个“大土堆”。知情人告诉记者:以前村民向政府反映过,可没什么用,政府无人管,听说这些人和政府都有关系,所以照样有人挖,别以为政府不知道,都是勾结在一起的,利益共享,这样疯狂地盗取国家资源,太黑暗了!”

  随后记者跟随运矿车辆向山下驶去,凌晨5时左右,记者来到位于阳方口镇南庄村一储煤场,在这里记者看到,山上盗采的铝矿均拉倒了这里,在磅房记者看到一辆辆装铝矿车均为58---65吨不等的超载车。

  23日上午记者来到阳方口镇镇政府反映,记者发现,在整个办公区只有两名工作人员,一戴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书记和镇长都到县里开会去了,其对反映的私挖滥采现象不清楚,需要向分管领导汇报,戴姓工作人员在电话汇报后称,需要时间了解,让记者留下联系方式。并告诉记者镇长书记的的电话,表示需和他们联系。

  23日晚,记者接到一个电话,电话中该男子声称,记者22日晚拍摄的地点是他在私挖滥采,问记者怎么处理。记者问及记者手机号是从何得知时,该男子声称自己和政府部门关系都不错,是政府领导告诉他的并要他处理好。

  24日下午,记者再次接到又一男子电话,声称自己的挖机被乡政府的人砸坏了,都是由于记者的介入。

  对于宁武县对私采滥挖行为及盗挖所得铝矿如何处理我们将继续予以关注。

政府通告成虚设" />
政府通告成虚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