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泰康人寿欺诈代理人,还我公道 CQMGK

来源:cndd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1-25 04:50
查看数0>

本文原标题:实名举报泰康人寿欺诈代理人,还我公道

本网今日讯 我是湖南衡阳泰康人寿保险公司的一名保险代理人,姓名李红涛,中共党员,身份证号430421197603080739,电话:18607349298。我2003年元月与泰康人寿签订代理合同,因为陈东升董事长经常讲的一句话,让我下定决心追随一生,董事长在多个场合都说外勤伙伴是公司的衣食父母,是公司的宝贝。然而近几年,湖南泰康在尹建新经营的几年时间里做的事情令代理人心寒。其欺诈代理人的主要事实如下:

  第一,所有代理人与泰康人寿签订的代理合同,泰康人寿都没有盖公章,而且代理人手上都没有代理合同,这严重违背了《合同法》。

  笫二,泰康人寿随意罚代理人的钱,例如:没有在公司规定的时间内开单3500元保费要罚钱、客户的第二年保费不交了,要罚代理人的钱、业务员出勤不达标要罚代理人的钱、业务员自保件不交了,要罚代理人主管的钱、罚款金额从几百到几千不等,我查阅了相关的法律法规,泰康人寿保险公司对代理人是没有处罚权的,代理人与泰康人寿保险公司是平等的合作主体,如果把这此罚款理解成违约金,那么代理合同中要有体现,而且应该是双向的,才公平啊,因为代理人与泰康人寿是代理关系而非雇用关系。

  第三,泰康人寿保险公司对代理人的管理应遵守代理合同,也应遵守代理人管理办法,代理人管理办法是泰康人寿单方面制定的代理人管理制度,代理人都能很好的遵照执行,而泰康人寿保险公司往往自己破坏制度,欺压对公司有情绪的代理人,例如代理人管理办法对代理人的晋升和考核都有明文规定,可是公司对考核该降的代理人人为保级,本身一项透明的管理机制,硬生生搞成暗箱操作,人为损害代理人利益。有法不依,法有何用。

  第四,按照保险行业的行规,代理人的队伍关系及队伍是代理人的私有财产,因为代理人主管是依据《税法》向国家缴纳队伍的经营税的,而且泰康人寿目前正在推行代理人队伍家族传承,也说明公司是承认代理人队伍是代理人主管的私有财产这一事实。

  2009年为响应董事长庐山会议建立第四支伟大销售队伍的号召,我从收费转入收展,公司当时为了建立收展队伍,全国的收展处经理都是任命的,而且都是把县里面的收展代理人归属到城区收展处经理组织架构中,衡阳中支当时是把祁东,常宁,衡南,衡东,南岳,衡阳县的收展代理人都归属在我的组织架构内,当时只有二三十人,收展刚建立时,都是我给队伍作培训,辅导,我自己掏钱给队伍搞团康活动,自己掏钱给下面的收展主管发过年过节的物资及红包。然而在2015年7月1日,正当队伍在上升阶段时,泰康人寿保险公司湖南分公司强行将我县里面的队伍剥离,而且当时欺骗我说是总公司全国统一清理队伍,我以为是真的,到2018年9月份,我看到总公司的一份关于清理收展队伍历史问题的相关政策并向其他省份与我同一职级,相同情况的处经理求证之后,我才知道我当年被骗了,衡阳的收展队伍当初是公司给了人,我坚信公司是自愿与我合作经营这支队伍的,我为这支队伍投入了大量的精力而且也投入了金钱,那几年我带领这支队伍在省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并且在将近7年的时间里,我是向国家缴纳营业税的。当我发现被骗后,我从公司系统调出2015年7月1日到2019年1月衡阳收展队伍的业绩,一一细算,发现这几十个月我损失几百万,于是我开始找公司领导申诉,要求公司补偿我的损失,然后按总公司的政策来解决队伍问题,我要求公司补偿损失的理由有两点:一、我的损失是公司野蛮剥夺我的经营权造成的。二、我与全国的代理人签订的代理合同是一样的,管理办法也是一样,当时组建收展队伍的情况也是一样的,为什么不一样的对待,公平何在,契约精神何在,你们这样做也违背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申诉的几个月中,我们从衡阳中支到湖南分公司再到泰康人寿总公司,非但问题没有解决,却遭到各种打压和言语威胁,特别是4月11日泰康人寿湖南分公司营销总石磊,在全省收展主管大会上公开威胁我的安全,挑衅中共中央当前的扫黑除恶作,他当时在大会上的原话是这样讲的:“听说个别地方有不一样的声音,我在当地号称总监杀手,(石总刚从山东调过来的)一个中支一个团队算什么。回来后我总在想,泰康人寿作为一家金融服务企业,要杀手干什么?难道客户不买你保险就要动用杀手吗?或者是代理人不愿被欺压就要痛下杀手吗?在此我想问问石总,你作为泰康人寿的高管,在当前扫黑除恶的大背景下,在一百多人的会场上发表这样的言论你觉得合适吗?4月11日下午我上访湖南银保监局,郭姓负责人接待的,当时我就上述几个问题向其投诉,郭姓接待人员都告诉我管不了,并要我走诉讼程序,当然要肯定他的态度很好,而且当天就按信访条例转发泰康人寿湖南分公司。但是我个人认为银保监无论是按公务员法还是监管职责都有保护百姓生命财产安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义务,什么事都要依靠打官司来解决,那还要监管机构何用,同时我认为湖南银保监在对待这件事中,有点官僚,几百万关系到我的身家性命,你就让公司自己写调查材料,虽然看似合乎信访条例的要求,但你是否想过,公司写的调查报告会是真相吗?作为监管,你对经济赔偿作不了判定,但你可以通过实地调查,还原真相,判断是非,甚至可组织双方调解啊。今天作为与泰康人寿合作了17年的代理人今天被逼走到这一步我感到心寒,代理合同与代理人管理办法在泰康人寿保险公司方就形同虚设,在此恳求银保监还我真相,维护我们这些弱势群体的权益,最后我也恳求陈东升董事长还我一个公道,管好公司的官员们,善待我们这些代理人,我相信董事长深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