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项城市交通局执法酿车祸续:难产的调查结论和断炊的继续治疗 rkmhjkns

来源:blog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2-04 17:42
查看数0>

旅游商报网3月28日(记者杨征)3月19日凌晨6时许,项城市交通运输局路政执法人员驾驶执法车和私家车,在郑郭镇238省道上强行追截过往货车收黑钱,导致2辆大货车相撞,路政执法人员遗弃私家车不顾车上受伤人员匆匆逃现场。如今事件发生已十天,可项城市交通局纪检组和项城市纪委的调查处理结论仍未“出生”。调查结论“难产”的背后无疑是想把事件拖“凉”,降温网上的舆论,好不了了之。这既是对受伤车主和社会公众的冷漠,更是对路政执法和“自家人”的包庇纵容。

私车执法事件回放

3月19日凌晨6时许,项城市交通运输局路政执法人员驾驶执法车和私家车,在郑郭镇238省道上强行追截过往货车收黑钱,导致2辆大货车迎头相撞,路政执法人员看到出车祸后,不顾车上受伤人员的呼喊求救,丢弃黑色私家车(豫PM0356),坐上另一辆执法车(豫P697V6)匆匆逃离现场。3月20日,项城市交通运输局通报称:项城市交通局党组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由局纪检组牵头的调查组,对事故进行全面调查。目前,该事故中的9名涉事人员已停职接受调查。如果发现执法人员存在违规执法现象,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同时积极救治受伤人员。

欲20万“封口”遭拒

据货车司机郭某讲述:3月19日早6点因路政执法撵车致事故发生后,上午10时许,自称是小车司机的哥哥联系让到项城市标北锦江宾馆。在该宾馆302房间,对我们说出20万元,意思是“封口费”,不让再传播视频,并要求我们对媒体做个正面报道并检讨说私自查车事实不存在,不是网上传播的视频那样。因这样要求严重违背事实,被我拒绝,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4点左右,我一直不同意,该男子说回去和领导商量下,就这样无果而终。上礼拜四,也就是3月22日,说代表项城市交通局的两位来到沈丘,其中一位四五十岁,称姓王,说能当百分之八十的家,仍继续这样要求,我们还是不同意,又不欢而散。此后,再也未见路政执法人员或委托人前来处理此事。

“断炊”的伤员继续救治

3月28日,记者电话联系了仍在医院治疗的车祸受伤人员王某的爱人马某,马某说前期治疗费用是自己借钱垫付的,现在的治疗已无钱支付,无奈只有欠账。爱人这么年轻,不得不继续治疗,万一落个残疾,怎能对得住妻子啊。记者问到交通局未出任何治疗费用吗?马某哽咽说:“项城交通局至今一分没拿,就礼拜六(3月25日)三位自称是交通局党委的,也没说叫什么名字,来医院慰问下,当时我没在,听爱人说他们来了也没说治疗费的事,只是说该看病看病,随后就走了。前期住院费是我出的,后来交警队给医院打招呼了,先欠着。”交通局作为公家单位,上路查车撵车,出了事故,不给我们拿一分钱治疗,真令我们心寒。

“难产”的调查处理结论

对此次交通执法造成的事故,项城市交通局纪检组和项城市纪委又是如何处理的呢?记者首先电话联系了项城市交通运输局主抓交通执法的副局长胡杰,但胡局长拒接电话。无奈记者只好发短信问处理情况,胡局长回了个“市纪委已经介入调查”便没了音。记者又拨通了项城市纪委的电话03944321163,刚问是项城市纪委吗?接电话的一男性回答说是纪委。记者说是报社的想了解下交通执法造成事故的事纪委是如何处理的时,该接电话的却支吾说他不是纪委的,是来办事的,纪委的开会去了,一会问问领导给你回个电话,让人感觉有点忌讳莫深。之后又说让工作人员接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知道这事后纪委就进行了调查,现在还在调查中。随后记者向执法事故中另一位货车(豫P6A862)车主电话求证,该车主说不知道市纪委是否在调查,也未接到市纪委的联系,目前没有任何处理意见。

一起简单明了的交通执法酿成的事故,伤者在医院无钱治疗,调查处理结论怎这么“难产”呢?项城市交通局和项城市纪委何时能给事故受害方和社会公众一个服众的交待呢?本报继续关注!​